首页资讯要闻湖北襄阳十堰创业教育民生文化社会交通经济区县网视三农观点娱乐今日播报枣阳南漳房县图库

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

2018-09-16 10:21
来源:   责任编辑:李晓红
字号:

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7月21日晚上7点过,谢清松从工地回到家中。“母亲说身体不舒服,胀。”谢清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母亲邓女士今年52岁,此前患有乙肝和高血压。当时,母亲说不觉得痛,他按了一下母亲的脚,“有些浮肿。母亲表示暂不用去医院,我们说好第二天早上再去医院看一下。”当晚12点左右,谢清松已经准备休息,“父亲把我喊起来,说母亲很不舒服。”

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一家人随即准备送邓女士去医院。“母亲自己走下楼,但到小区门口就走不动了,最后上车是我和父亲一起抬的。”谢清松说。途中,邓女士的呼吸渐渐微弱,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离世。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死亡原因”一栏写着:“呼吸循环衰竭,肝硬化。”邓女士去世后,其丈夫谢先生在朋友圈发布了妻子的死讯。邻居李嬢嬢看到后有些悲痛,“我们平时一起买菜、接送娃娃”,还一起去往菜市场内一家名为“红瑞和”的店。

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52岁的邓女士离世后,遗物中有10盒尚未吃完的“胶原蛋白肽”产品,一张“金卡”和“银卡”,以及“签到本”。“签到本”记录显示,从3月份这家名为“红瑞和”的门店开张,到邓女士离世前几天,邓女士几乎每天都去这家店里“签到”,即使下大雨也打伞过去。在好友印象中,邓女士曾在这家店里买过16盒“胶原蛋白肽”产品,甚至还让孙子吃,“有助于提高记忆力”。身上出现浮肿后,化验报告显示多项指标异常,邓女士被店长告知水肿是吃“胶原蛋白肽”之后的正常反应,“继续服用”;朋友劝她看医生吃点药,她说“我继续坚持吃半年肽,再买六盒”;直到去世前,她还在吃“胶原蛋白肽”产品。家人还得知,她只去医院开过5毛钱的药消水肿……大妈身上浮肿感觉胀抢救无效凌晨离世痴迷“蛋白肽”产品还办了“金卡”“银卡”在李嬢嬢印象中,今年3月,这家“红瑞和”店开到了菜市场内。“一开始免费送盆、发面,邀我们进店。”李嬢嬢记得,进店后她们被安排到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会放视频并有店员讲解。曾经进过店的孙婆婆介绍,视频和讲解都提到过“那个肽产品可以治病,偏瘫、癌症都能治好”。当时说得我都想买来吃了试试。”李嬢嬢说,由于家人反对,她没有买成。但邓女士有些痴迷“肽产品”。“她买过3回,总共买了16盒。”一盒价格在670元上下。在丈夫印象中,邓女士从去年起就已在吃这种“肽产品”,“最开始她拿自己的钱买,后来还喊我拿钱买过三回。”他展示了7月9日的一条取款短信,“那天取了3800块钱给她,她带我去到红瑞和店,把蛋白肽产品拿给我后,她还继续留在那里……”母亲在吃一款“胶原蛋白肽”,谢清松是知道的。约一两个月前,他注意到儿子在吃东西,说是奶奶让他吃的。“母亲说有助于提高记忆力”,他当时对母亲说不要吃了,“她还说好的。”谢清松和家人整理母亲遗物,发现除了两盒已打开的,还有八盒未开封的“胶原蛋白肽”产品。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种“胶原蛋白肽”产品分为多个8克的小包装,上面写着“固体饮料”。在邓女士的口袋里,家人还发现了写有“红瑞和”字样的“金卡”和“银卡”,以及签有邓女士姓名的“重庆红瑞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试用本”。“买够5000元才有银卡,买够10000元才能拿金卡。”李嬢嬢和孙婆婆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试用本”则相当于每天的签到本,“每天去了的话就盖个章,连续去了多少天就可以领礼品。”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签到本显示,从3月19日到7月18日,邓女士几乎每天都盖章“签到”。店长称浮肿是正常反应让她继续服用“蛋白肽”在谢先生印象里,6月底7月初,妻子才出现浮肿。他有一次听妻子说,去医院开过5毛钱的药消水肿。他称,除此以外,妻子没吃过别的什么药,除了“胶原蛋白肽”产品。7月21日晚上8点过,邓女士去世前,谢先生回家看到妻子难受的状态,“我还问她有没有吃‘药’,她说吃了。”他说,所谓的“药”,便是妻子买回家的“胶原蛋白肽”产品。更早一些,他还看到妻子在用“藏红花”掺热水泡脚并揉脚,“她说是店长告诉她的,藏红花也是店长给的。”李嬢嬢说,得知邓女士出现水肿后,她建议邓女士去弄点药看一下,当时邓女士回答“我继续坚持吃半年肽,再买六盒。”  在李嬢嬢记忆中,6月底,邓女士对她说自己脚肿。因此,邓女士还去过卫生院检查。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7月6日其采样的血常规以及临床生物化学与免疫学检测报告单上,多项指标呈现异常,比参考值有偏高或者偏低。之后李嬢嬢陪邓女士去找过“红瑞和”店长龚女士。“我听到店长让她继续吃,是正常反应,但要减点量。”李嬢嬢表示,之后邓女士开始每天吃四包。在母亲的手机里,谢清松也翻到母亲和龚女士的几段微信语音聊天记录。6月24日,龚女士语音说“水少喝点,有利于去水肿”,接着又说“用开水泡脚,边泡边按摩脚,(是)夏天最好的去水肿方法”。又过了几个小时,她发来一个“国肽健康馆”的微信截图,上面写着“浮肿是……服用肽之后……属正常,坚持服用”,并发语音说“手肿、脚肿都是正常反应,坚持服用”;7月6日,她说“邓阿姨你想去检查,报告拿出来以后给他们(吴老师)看”。8月2日,谢清松接到一女子来电,对方自称是“红瑞和”店长龚女士。电话中,对方提出没开封的产品可以退货,并称是从药房代购的,“药房也是我们家的。”店长回应:继续服用建议是从网上看来的“邓阿姨通过我带了12盒的样子。”昨日上午,郫都区新民场镇“红瑞和”店长龚女士说。不过,她反复表示,不是在店里买的,而是帮忙带的,并称是从同一个集团的药房带的。她确认了关于门店金卡、银卡消费金额的说法。但她坚持认为,邓女士的脚肿是到店之前就患有。她也给过邓女士藏红花,并告知其泡脚,“是在百度百科上查到的。”为什么说是“正常反应”,并告知邓女士“继续服用”和“减量”呢?她称,这是自己从“国泰健康馆”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便告知了邓女士,“我当时的意思是吃这个不会影响水肿、脚肿,可以继续服用。”减量则是注意到邓女士每天吃五包蛋白肽,“超过了说明书的要求。”对于自己提到的“吴老师”,龚女士表示其为公司领导,并不是医生。她称,自己通过微信将邓女士的化验单给“吴老师”看了,对方也在微信上建议去医院;不过,之后她又称,是当面将化验报告的照片给“吴老师”看的。“我们都建议她去医院。”此外,她还表示蛋白肽产品属于食品,并称会向老人说明吃肽产品是“食疗”,“我和店里其他工作人员都没有说过可以治疗癌症之类的,视频也没放过。”事件进展:质监部门介入调查事后,谢先生拨打12345投诉了妻子的遭遇。郫都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多次去龚女士的门店检查。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为什么龚女士坚称是带货?综合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该店并无食品经营许可证,不能销售食品。

标题:【吃蛋白肽身亡 沉迷其中竟误以为这些情况是正常的】

投稿邮箱:www@exibei.cn   详情访问鄂西北在线主页:http://www.exibei.net

[来源:人民日报]标签:滚动读报

鄂西北在线-鄂西北全搜索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XXX(非鄂西北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③本站转载纯粹出于为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不原创、不存储视频,所有视频均分享自其他视频分享网站,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jkybf@qq.com)。

精彩图集

本地要闻县市动态国内观点交通其它